• <s id="xxdhz"><nav id="xxdhz"></nav></s>

  • <wbr id="xxdhz">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    <span id="xxdhz"></span>

        <i id="xxdhz"></i>

        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

        燃文小说网 >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> 第七十二章 秒赢

        第七十二章 秒赢

          郡观学堂的选拔比赛,分为三个阶段。

          第一个阶段,从正月十一到二十一,一共十一天。

          305名学童,被分成25个组,每组12到13人。

          比赛采取组内循环的方式,每人每天都要打一场。那些人数13人的小组,会有一天比赛两场的情况。

          为什么一天只安排一场?

          原因是这些学童修为太低,都在练气前期。按照【云霄行气诀】的要求,练气前期每天只合适修炼一个时辰,否则过犹不及。

          以这些学童浅薄的法力,一天也只够他们比试一场。一直要到第二天清晨,再次修炼后,体内法力得以恢复,才适宜接下来的比赛。

          那些一天比两场的怎么办呢?学院会额外给他们一粒一阶下品回气丹。这种丹药服下之后,可以瞬间补充体内消耗一空的法力,继续战斗。

          从正月二十二开始,比赛将进入第二阶段。

          25个小组的前三名,以及学堂在剩余人中挑选的15人,一共90人分做15个小组,继续进行组内循环。最后每组取前两名,一共三十人,便是最终参加宗门入门大比的人选。

          至于第三阶段,从正月二十七到正月三十,则是这三十人进行实力排序的比试。

          最后这个成绩,会提供给宗门作为参考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就在报名的这天晚上,杨珍被山长叫了过去。

          一见面,老头扔给他一件青色袍服。

          “这是一件一阶下品法衣。虽然你没有法力,不能直接用它防御。不过这衣服材质中含有赤金铁丝,质地坚韧,可以帮你减弱一些低阶法术的伤害。”

          杨珍接住法衣,并没有收下。

          “多谢山长大人厚赐。只是,小子已有一件这样的法衣,还是可以主动抵消法术的那种。”

          他说的正是那雪蚕丝衣。不过最初那件在祝百途一击之下,已经破损不能再用,被他扔在空间当做收藏——怎么说这也是小丫头送他的东西啊。

          后来他自己又买了一件,一阶上品,可以主动抵御三次练气期的攻击。每次更换时需要三颗灵石。

          “主动抵消?你小子可别犯规!”

          袁山长怒道:“今天下午,讲解比赛规则的时候你跑哪里去了?比赛时哪些东西能用,哪些不能用,你不清楚吗?”

          杨珍心里嘀咕,我原是打算晚上去问小丫头的,这不被你喊过来了吗?

          当然这话只能憋在心里,他老老实实低下头,做出一副挨训的姿态:“请山长大人明示。”

          “你,”袁山长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堂堂学院山长,亲自……算了算了,我把几个要点说说,你给我听好啦!”

          “第一,不能使用符箓,算了,反正你也用不了……”

          “第二,使用的法器不能超过自己的修为层次。这个,对你算是网开一面,你可以跟他们一样,使用一阶下品法器。”

          “第三,法器不能是应激式的。这一条说的就是你刚才这种,不能主动防御,必须催动自身法力,明白吗?”

          见杨珍还是一副懵懂的表情,袁山长很不耐烦的做了解释。

          原来,像杨珍使用过的雪蚕丝衣,它本身篆刻了小型阵法。通过附在上面的灵石,在需要时可以自行运转,这才能在受到术法攻击时自动防御。

          这样的法器,消耗比较大,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更换灵石或重新注入法力。当然,也可以通过上面的机关,让它停止自行运转。

          当初嬷嬷借给他的玄铁令,其实也是这样的设计。

          至于青螺山中杨珍穿过的那件破旧道袍,并没有这样的功能。当时是衣衣危急时刻用自身法力催动,这才帮助杨珍挡住致命一击。只不过小东西法力孱弱,没能正常发挥那件道袍的作用,否则抵挡祝百途这种新晋紫府的全力一击,完全没有问题。

          杨珍总算弄明白其中的区别。这么说,自己那件法衣是不能用了。

          于是他不再客气,一番千恩万谢后,手下那件法衣。

          “其他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”袁山长摆摆手,很不待见他:“你小子给我听好了,若想进入下一轮,在你们这组,怎么也得给我进入前六!这样那十五个名额,我给你留一个!否则——

          从哪里来,滚回哪里去!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正月十二,比赛开始。

          杨珍被分在拾柒组,这一组,有他两位熟人。

          一个是赵莹,目前修为练气二层。

          另一人是常庆通,就是那位在搬家时对他大呼小叫的同学,此人也是四灵根,修为同样练气二层。

          此外这组还有一个三灵根,修为练气二层圆满。

          学堂依据众人平时的表现,每组都会分配两三位实力比较强的学童。这三人正是拾柒组中,被认为实力最强的几人。

          杨珍非常不巧,拾柒组第一天的第一场比赛,就被安排上场,对手正是常庆通。

          比赛场地是一个长五丈,宽四丈,用泥土堆垒而成的高台上。25个组,分别被安排在五块这样的场地。

          杨珍和常庆通站在高台中央,相距一丈。两人相互见礼后,都静立不动,等待主持宣布比赛开始。

          主持是学校的一名教习,练气后期修为。旁边还站着一名郡观的筑基修士,用以防止意外出现。

          分在这块高台5个组的60来名学童,都站在台下观看这场比赛。

          这些人自然不会老老实实保持沉默,而是议论、吵闹声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“我赌常同学十息之内获胜!”有人大声嚷嚷。

          “十息?一个法术搞定的事情,哪还需要十息?”

          还有人在台下喊道:“常同学,你要快点啊!那边擂台,赵玥儿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晚了你就赶不上啦——”

          这人的话引起一阵骚动。有人纷纷转头,想看清那边比赛是否已经开始。

          还有的人已经忍不住离开了。

          常庆通禁不住看了一眼主持,脸上显得有些急切。

          主持面无表情,慢条斯理的叙述比赛中的规则,比如什么“掉下擂台算输”“打不过可以认输”等等。

          下面响起嘘声,又有几个不耐烦的走了,去看赵玥儿了。

          终于,主持手一挥,大声喊道:“比赛开始!”

          常庆通早已默念口诀,积聚法力,主持话音刚落,他手中已经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火球。

          这火球别看只有拳头大小,爆炸出的火焰足可以将一个人全身笼罩。当然,只要及时抢救,还不至于要了性命。

          他心中暗自得意,正准备将火球朝杨珍掷去。

          突然,他只觉得眼前一花,对面的人已经朝他冲了过来。

          他顿时不再犹豫,手一扬,火球划出一道红色的直线,飞了出去。

          “轰”,一团火焰升起,地面上出现一个脸盆大小,冒着黑烟的坑洞。

          常庆通轻舒口气,还没来得及高兴,眼睛突然瞪得老大:人呢?去哪儿了?

          他暗叫一声“糟糕”,正准备给自己加上防御,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          “扑通!”他直直载到在地,昏了过去。

          不到一息时间,胜负已分,杨珍获胜!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67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