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 id="xxdhz"><nav id="xxdhz"></nav></s>

  • <wbr id="xxdhz">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    <span id="xxdhz"></span>

        <i id="xxdhz"></i>

        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

        燃文小说网 > 保护我方族长 > 第九章 守哲得【真法】!璃慈回国

        第九章 守哲得【真法】!璃慈回国

          打心底而言,他还是十分敬佩姜震苍的。

          他担任凌云圣地圣主这小三千年间,即要承担起教化大乾的职责,也要负担起域外战场驻守主力的重担。

          一代又一代,从圣地和各大学宫走出去的弟子前赴后继地奔赴域外战场,不畏生死战斗在最前线,用手中武器,用血肉之躯抵挡着域外妖魔的入侵,为大乾内部的昌盛和稳定,作出了牺牲和贡献。

          就连姜震苍这个圣主,也经常需要轮值驻守域外战场。三千多年来,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中的域外妖魔早已经不计其数。

          可以说,没有他们这些人在前面支撑,就不会有如今这般安稳的生活。

          “守哲来了啊。”姜震苍回首,上下打量着王守哲,笑吟吟道,“都说守哲长的玉树临风,有上仙之姿,今日一见果不其然。”

          “圣主谬赞。”王守哲谦虚道,“比起圣主如古仙下凡般的无上气度,守哲还有待提高。”

          略微互相吹捧了两句后。

          姜震苍也和两位小辈略微打了下招呼,让王璎璇招待两位小辈,先带他们去玩,这才热情地拉着王守哲说:“难得与守哲相会,其他事暂且先搁在一边,咱们先对弈一局。”

          然后,他就很积极地摆好了棋局。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王守哲默然无语。

          一个时辰之后,姜震苍哈哈大笑:“守哲的棋艺,果然如传说中一样,令人充满了惊喜。”

          两个时辰后,姜震苍笑得愈发和蔼了起来:“我与守哲,当真是相见恨晚呐。”

          三个时辰后,姜震苍恋恋不舍地说:“罢了罢了,对于沉迷之物要节制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          你是凌虚境,你说了算。

          王守哲放下棋子,结束了这“一局”对弈。

          这时候,对面的姜震苍已经取来了一套茶具,摆在了两人间的案几上。

          “守哲你尝一尝,这是仙宫那株十二阶巅峰的悟道茶树所产仙茶,须得用上等仙泉之水烹煮,方能展现出其神妙滋味。”

          说话间,他从豪华的储物戒中,抠抠梭梭地掏出了六片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茶叶,以及一小壶仙泉,以虔诚的姿态沏了一壶茶。

          王守哲尝了一口,微微蹙眉:“茶倒是好茶,有滋润神魂,洗涤肉身之功效,只是滋味太寡淡了。”

          一壶茶,仅六片小茶叶,不寡淡才怪。

          “这可是仙茶,你可别不满足。”姜震苍瞪了一眼王守哲,想了想待客之道,又是抠了抠储物戒,多放了两片进去,表情好似割肉般痛苦。

          王守哲无语,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句。

          十二阶巅峰,至多称得上是半步仙茶。等咱们家璃仙真正成长起来,蜕一些生命树叶下来,那才叫真正的仙茶。

          不过,姜圣主这茶的确已经很难得了,比璃仙目前出产的茶犹要好上不少。若是长期喝的话,可以让他的神魂更加凝练,对修为的增长有不少好处。

          王守哲好奇地瞟着姜圣主的储物戒,这多半也是一件神通灵宝级的储物戒,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多少半步仙茶。

          注意到王守哲的眼神,姜震苍顿时有种被惦记上的不妙感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我们还是来说说正事吧。关于你申请的【青皇真法】一次传承权,经过我们一众长老的讨论,已经顺利通过,同时在仙宫那边也完成了备案。”

          青皇谷一脉的传承之地,是初代凌云圣主从仙宫中带出来的。虽然凌云圣地有权处置其传承权,但无论是谁接受传承,都得在仙宫中备案。

          “多谢姜圣主从中斡旋。”王守哲拱手感激道。

          他觉醒的血脉乃是生命系,目前也没有合适的神通传承,更别谈生命系的宝典传承了,便只能选择最贴近的木系真法传承。

          在数十年前,他得知凌云圣地的青皇谷一脉传承机会有富余,便打起了《青皇真法》主意。

          《青皇真法》上一次传承还是在小一千年前,即将攒积出两次传承机会。

          这便给了王守哲机会。

          他毕竟勉强也算是半个圣地自己人,只要给出足够的代价,是有机会争取到这次传承机会的。

          在减免了隆昌大帝一部分欠款后,他成功获得了【举荐信】,并取得了青皇真法的上半篇功法。修炼至今,他已经成功地将体内玄气全部转化为了青皇真气,并将修为推动到了紫府境三层。

          但是青皇真法最核心的部分,还是得通过传承之地来进行,如此才能令他一路坦途地修炼到神通境。

          “你也别忙着谢。”姜震苍说道,“这两次传承机会,一次是给我们圣地自己的大天骄绿薇的。她是我们圣地自己人,若无意外,未来也是青皇谷的继承人。”

          “而多出来的一次机会,我们圣地通常都是攒起一次,以防止同一阶段出现两位合适的大天骄。因此,除非你愿意真正加入凌云圣地。否则,就只能选择购买或用同级别传承的传承权来置换。世家,或是圣地之间交易神通传承权的价格,通常是在五百万仙晶左右。”

          “三个选择,加入、置换、购买。这也是因为守哲你的身份,才有资格做选择。换了一般人,连选择的机会都不会有。”

          王守哲拱了拱手道:“我选择购买。我可以出六百万仙晶,但不是一次性交付,而是每年支付十万仙晶,分六十年付完。”

          以如今王氏的积攒和财力,想要一次性筹措出五百万仙晶的现金并不难。但王氏如今正处在飞速发展期,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。

          如若真的一次性掏出五百万仙金,等于现在吃了一个蛋,后面少了许多鸡,加点利息分期付款对王氏来说才是最为划算的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王守哲其实还考虑过用残缺的《金蟾宝典》来置换,但是他与柳若蓝“深入研究”了许多年后,发现这部宝典并非是一部邪门的采补宝典,相反,其中蕴含着许多直指生命本源,阴阳之道的大道至理,虽然剑走偏锋,却是实打实的正道宝典。

          若是夫妻俩共同修炼此宝典,在修炼速度上完全可以达成“一加一大于二”的效果。

          姜老鬼之所以把它练成了采补宝典,完全是那老鬼自己心术不正,又不加以克制的后果。

          而且这部宝典它只是残缺了部分,而不是仅有上篇那种入门篇章。

          若是能够逐渐补全的话,也许它可以成为王氏的家族传承宝典。虽然另类了一些,但好歹也是一部直指凌虚境的宝典。

          其理论价值而言,远远不是一次神通境传承能比的。

          因此,还是直接花钱买最为划算。

          “也行,毕竟你也是陇左学宫的记名弟子。”姜震苍略微考虑了一下后,也是同意了这个方案,“不过,你既然接受了青皇谷的传承,将来若是圣地或大乾遇到大危机,当代圣主还是有权征召你效力的。”

          “这点圣主无须担心。”王守哲义正词严地说道。

          随着不断地发展壮大,如今王氏的命运已经和凌云圣地,还有大乾国融为一体了。

          王氏不仅有很多族人在圣地和大乾朝廷内发展,自己的女儿或孙女更是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圣地之主。若是这两方当真遇到了大危机,他王氏怎么可能置身于事外?

          凌云圣地也正是知道这一点,才会同意将【青皇真法】如此宝贵的一次传承,转卖给王守哲。

          当然,这只是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王氏展现出了惊人的潜力,而其中王守哲又是绝对的领军人物,家族中枢。

          扶持王守哲,就等于是在给凌云圣地和大乾加强综合实力。将来用不上最好,若当真用上了,或许这多出来的一分实力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谁知道呢~

          若不是出于这种考虑,任凭你王氏再有钱,凌云圣地都不会多瞅你一眼。

          “那此事便就此敲定。”姜震苍笑了笑。

          大约是王守哲接受传承之后,便算是半个圣地弟子了,他对王守哲的态度又是亲近了几分。

          商量完王守哲的传承,接下来便轮到了王宁晞的事。

          姜震苍将王璎璇和宁晞他们叫了进来,亲自替王宁晞检查了一下寸断的经脉和破败的气海。

          片刻后,他眉头直皱:“这孩子能活下来可真不容易。救他花了不少代价吧?难,实在是太难了。守哲,与其花大代价救他,不如让你重孙儿再多生几个来得划算。”

          王宁晞表情一滞,心中仿佛有万马狂飙而过。

          虽然你是当代圣主,可当面说这事,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吗?

          不过,姜震苍的话虽然不好听,但实际上也是代表着千千万万世家的正常想法。

          总资源是有限的,更是集体的。为了其中一个血脉资质废掉的孩子,耗费巨大的资源和精力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不划算。

          有这资源和精力,还不如用来多培养一些更优秀的孩子。

          别看隆昌大帝好像很宠家里那些孩子,可那也是她们本身很优秀的缘故。事实上,隆昌大帝的子孙后代们早已经数不胜数,不够优秀的孩子或许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到大帝……

          而姜震苍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活了三千多年了,他什么场面没见过?如今扶不起来的天府姜氏,他都不愿意搭理了。

          也就是王守哲乃是穿越者,想法跟他们不大相同,加上王氏如今总体资源还算比较丰裕。因此,才能在王宁晞身上下大工夫。

          “尽人事,听天命吧。”王守哲摸了摸王宁晞的头,有些心疼道,“宁晞这孩子从小就很聪明和乖巧,若有机会的话,能救还是要努力救一下的。若是他能恢复如初,未来说不定能成为人类庭柱之一。”

          “老祖爷爷。”王宁晞眼睛微微湿润,“要是真没办法也没关系,我可以做一些家族产业的基础研究,总之,希望能将家族亏掉的资源赚回来。”

          “莫要说胡话,姜圣主既然让我把你叫过来,想必是已经有些办法了。”王守哲说道,“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回馈家族。”

          “是,老祖爷爷。”王宁晞坚定地点头,“不管能不能治,我都是王氏的一份子。”

          “也罢,看在守哲你如此尽力的份上,我也尽一份绵薄之力。”姜震苍说道,“我此前已经派人翻阅了圣地藏经阁内的相关古籍,的确是找出了几例类似的相关病例记载。”

          “这几例,都是因为家族强盛,孩子在发病时及时得到了救治,所处的状况和宁晞相差无几。但是其中两例,依旧没有找到治疗办法,家族最后选择了放弃。”

          “唯一一位被治愈者,是一万九千年前,寒月仙朝当时的仙庭之主——【太玄仙尊】的血脉后裔,由太玄仙尊亲自出手,耗费了不少仙灵之气,用仙家手段抽掉了其中冲突明显的一条血脉,救回了那位后裔。好在那孩子最后还挺争气,最终成为了凌虚境,没有让太玄仙尊的心力白费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王守哲和王宁晞老祖玄孙两个面面相觑。

          真仙出手……这也算是办法!?

          这不是在开玩笑么?王氏又有什么资本,能请得动仙朝真仙出手?

          何况,自家璃仙已经试过了,凭她那微弱的仙灵之气,作用性极小。便是真仙出手,怕是都要花费很大的心力,那代价根本不是现在的王氏能承担得起的。

          “倘若如此,不如就算了。”王宁晞摇头说,“请真仙出手太难太难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的确挺难。”姜震苍如实说道,“仙朝之主对全人族来说太重要了,一旦消耗过大,陷入虚弱状态,极容易给敌人钻空子。”

          “所以这一次,是来说说第二种方式。守哲你知道神武皇朝时期,有一个叫‘血尊者’的真仙么?”

          王守哲略一思索后说道:“我与陇左学宫的房学长联手一起发掘过一个血巢基地,听说过血尊者,却不知他是真仙。”

          “神武皇朝后期世道混乱,各种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,其中最厉害的十个,被称为‘十大通缉犯’。血尊者便是十大通缉犯之一,猖獗了三千多年后才被剿灭。”姜震苍娓娓道来道,“但即便如此,到了咱们这个时代,偶尔还能再发掘出血巢基地。可想而知,当初的他是何等疯狂?”

          “不过血尊者此人虽然思维偏激,却着实是一个实力和手段都非常可怕的存在,且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敏锐和智慧。在他所修的蛊皇一道陷入瓶颈,再无前进之路时,他认定是自己资质不够的问题,硬是通过自己钻研,将自己所修的蛊皇一道和血脉资质结合,炼制出了一种可以汲取血脉之力的嫁衣血蛊。”

          “他本人也是靠着这个,才得以入真仙。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“根据史料记载,血尊者和他的老巢已经被剿灭。但是又有传言,血尊者如此厉害人物,岂会只有一个老巢?守哲,你若是能找到血尊者隐藏的老巢,也许能找到一些空白的高级嫁衣血蛊,也许能解决宁晞这孩子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  姜震苍一口一个也许,一口一个可能,听起来似乎比去请真仙出手还要不靠谱。

          这让王守哲眉头直皱,按理说姜震苍不是如此信口雌黄之辈。

          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,要去找到十万年前有没有存在可能性的遗迹,这是何等不靠谱之事?就算有可能找到,那几率得低到什么程度?

          他能张口说出此等事情,至少会有一些情报和线索。

          果不其然。

          姜震苍又笑道:“说起此事也巧了,我们凌云圣地自建立以来,不过短短七八千年时间。但是起出的血巢遗迹总数量,已经达到了一十八个,就连守哲你也开启过一个。”

          “要知道,神武皇朝已经对血巢基地进行过清扫和打击,最终能残存下来的总数量定不会太多。因此,如此短时间内,仅仅在大乾境内发掘出那么多血巢遗迹,显然不太合理。”

          “因此,我们对各分血巢基地内部得到的散乱零碎情报,作了总结和整理。发现在大乾境内,确切的说,可能在未开荒之地,拥有一个老巢级别的血巢基地。”

          说话间,姜震苍丢给了王守哲一份整理后的情报:“血巢基地出产的些许血蛊等物,对我们圣地的作用性很一般,只能在域外战场炮灰营中鼓励罪犯尝试。守哲你可以分出一部分精力去探索,若是得到好处后和圣地分润一波,并将资料并入圣地藏经阁中。”

          “此外,要多注意行动的隐蔽,不准将此物流入魔朝那边。他们使用此物时,往往会不择手段,纯以增益比咱们圣地强多了。

          “多谢姜圣主。”王守哲起身拱手道谢,郑重地说,“一旦起出血尊者隐藏老巢,我们王氏会邀请圣地之人一起参与,绝不会独吞。”

          “不用如此郑重,我信得过守哲你的人品。”姜震苍笑着说,“不过这个遗迹只是有可能存在。也许这个老巢,早在神武皇朝之时就被剿灭了。即便有,恐怕也不是很容易找到。”

          的确也是,如果很容易找到的话,哪怕总体作用比较鸡肋,圣地也早就自己去发掘了。

          也正是凌云圣地对这份不确定收益的兴致缺缺,才会把“脏活累活”甩给了王氏。

          然而王守哲却知道,这简直是兜头甩过来一块大馅饼啊,血蛊这类东西,在王氏的手中增益绝对比在魔朝手中,犹要厉害许多。

          而且这个血尊者老巢,还关乎到宁晞的未来,王守哲自然会上心。

          随后。

          王守哲先是整理了一下情报,略作了些部署后,就将侦查工作安排了下去。

          而他则是暂且留在圣地,接受【青皇真法】的传承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时间一晃而过。

          漠南郡大草原的上空。

          一艘云鳐飞舟,翩翩扇动着鳐翅,穿梭在蓝天和白云之间。

          经过漫长的旅途后,云鳐飞舟终于抵达了【东乾国】。

          在这一瞬间。

          负责这艘云鳐飞舟全部业务的姚成超公子,顿时流淌下了“脱离地狱般”激动的泪水。

          他太难了!

          这一次的旅途,乃是他人生之中经历的三次“不堪回首空难”之一。

          不,这一次甚至可以说是三大“不堪回首空难”之首。

          前两次分别为,【神武归墟空间能量突然爆发空难】,【五只小狼崽大闹云鳐飞舟空难】。

          而这一次【璃慈大魔女回归空难】,是彻底摧毁了姚成超的意志。

          在生意伙伴们那边,姚成超向来有“快刀姚”的匪号,不是说他出刀有多快,而是说他做生意的刀又快又狠。

          以独家生意,以及在无可取代的生意上,他的心向来是“黑”的。

          但是这一次,他却彻底折在了王璃慈身上。

          起因当然是麾下胖掌柜售卖了三人份的普通食物包吃饱契约,每人份售价一千仙晶,在姚成超看来,除了心太黑之外没啥太大毛病,还勉为其难夸赞过几句那个他看不顺眼的胖掌柜。

          结果,在云鳐飞舟飞出去两个月后,就在那茫茫西飓洋中。

          全船的普通食物竟然被吃光了?

          然后王璃慈拿出了船票和契约,在云阳真人和被快刀斩过的姜星渊等人的“嘲讽”下,姚成超只能委曲求全拿出珍贵的灵食来填补日常消耗。

          可又是短短一个多月,就被吃了一空。

          可任凭姚成超天大的本事,也变不出粮食来啊。难不成,让他在西飓洋中去打龙鲸么?狩猎龙鲸哪有如此容易的事情?

          很多人连钓个鱼,都能天天空军,只能靠薅个“野菜”勉强维持住自尊心这样子。

          正常而言,一个有经验有装备有设备的专业猎龙鲸团队,运气好也得十几年才能猎到一头龙鲸!

          结果这个时候。

          王璃慈等三人表示,他们随身带了很多储备粮,还是很高阶的灵肉,灵米等!他们可以高价卖给姚氏空运,以填补飞舟粮食不足的尴尬局面。

          这就很离谱了不是么?

          合着姚氏高价买她们的储备粮,然后免费供给她们吃……

          可是,她们天天叫饿,天天投诉姚氏违反契约。公羊策和姜星渊,以及其他船客也是跟着起哄。

          虽然姚氏刀很快,可他们却又非常讲究契约精神。

          不得以间,姚成超只得接受王璃慈那把更快的刀。

          随着日子一点点过去,王璃慈等三人的储备粮越来越少,物依稀为贵的浅显道理下,刀是越来越快。

          每一天每一天,都在姚成超身上割下一大块肉,越割越凶,越割越狠。

          这种持续性,且不断加大性的伤害,让姚成超日渐崩溃。

          直到最后,姚成超一盘账……

          他得替王璃慈白打工一百年!整整一百年啊,可恶的王氏,难不成你们就是本大公子的灾星吗?

          而且姜星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天天对姚成超关心一遍。

          “姚公子啊,你是我见过最信守承诺的人,给你点个赞。”

          “哭吧哭吧不是罪,男儿已到伤心处。”

          “今日亏本不可怕,明日美名漫天扬。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就如那悬崖峭壁之上的老松,哪怕早已历经严寒酷暑,狂风暴雨的摧折,却依旧没有丝毫动摇,始终顽强地将枝条伸展向天空。

          王守哲神情肃然,当即便上前两步,深深行了一礼:“守哲携玄孙宁晞,玄孙媳凌波,拜见姜圣主。”

           在王璎璇的带领下,王守哲等人穿过月门,走过弯弯曲曲的游廊,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偏厅。

          偏厅位于一湾池水旁,池边铺着青石板,门口有一株桃树,花开得正艳。

          偏厅的装饰也极为朴素,乍一看去,与大多数南方小世家的宅院也没有多大差别,寻常得反而有些不正常。

           王守哲一进门,就立刻捕捉到了一道人影。

          那是一个高大的背影,正在驻足观看一副域外战场的地图。

          那人穿着一袭深青色的长袍,头上戴着玉冠,头发已经花白,脊背却依旧挺得笔直。

           十分显然,她幼年时期的女帝之梦从未熄火,吹过的牛皮无论如何都要实现。

          而王守在这小三个月的时间里,也算是开了一把眼界,没想到阵法居然还有这么多玩法。这也给了他不少灵感。

          他已经打算好了,等回去之后,要对自家的聚灵大阵也做一些调整,挖掘一些新功能出来,譬如利用高浓度灵气微弱提高婴儿先天资质的族人专用安胎室,产房,育婴室……等等等等配套设施。

           “爷爷,这处宅院,乃是师尊仿照他入圣地前所居的院子建造。为的就是提醒自己,不忘初心。”似乎是看出了王守哲的疑惑,王璎璇解释了一句,“师尊就在里面,咱们进去吧。”

          说着,她便带着王守哲等人走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跟圣地之主这个尊崇的身份不符的是,姜震苍的住宅并不怎么奢华,只是一座相当不起眼的青瓦小院,跟那座恢弘大气的凌云圣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        不过,小院内的布置倒是很精心,有小桥流水,有绿树红花,布局极为讲究,看得出来,是主人精心打理过的,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           有王玲竹这个向导在,他这段时间已经将凌云圣地内值得逛和能逛的景点全逛了一圈。期间,他还见到了自己的五妹妹王珞秋。

          不过,珞秋向来要强,在短暂地陪了一下王守哲和宁晞后,就再次投入了刻苦的修炼之中。

           这一日。

          终于到了圣地之主姜震苍出关后,召见王守哲的日子。

          不过,姜震苍并没有将召见之地安排在比较正式的凌云圣殿,而是安排在了自己住宅的偏厅内。还专门派遣了衣钵传人王璎璇前来迎接,算是给足了王守哲等人面子。

           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打造聚灵大阵,总要尽量提高一点利用率才是。

          悠哉悠哉中。

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时间一晃而过。

          不知不觉,王守哲在青皇谷的永春园内,已经住了有小三个月了。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67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