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 id="xxdhz"><nav id="xxdhz"></nav></s>

  • <wbr id="xxdhz">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    <span id="xxdhz"></span>

        <i id="xxdhz"></i>

        <del id="xxdhz"><listing id="xxdhz"></listing></del>

        燃文小说网 > 保护我方族长 > 第十二章 可怕!王氏内卷的灼热化

        第十二章 可怕!王氏内卷的灼热化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那场面,当即震慑住了全场。

          尤其是一些年轻人们,对其投出了羡慕而崇拜的眼神,那可是凌虚修士,这世界上除了有数的真仙真魔之外,他们就是屹立在世界顶端的大人物。

          而面对犹若神人降临般的姜震苍之煌煌天威,云阳真人瞬间秒怂,表情比变脸还快,扑上前去倒头就拜,老眼泪花涌动:“师尊啊,徒儿这一次游历仙朝,历经了千难万险,多少次游历在生死边缘。每每遇到危机,心中总是会回荡起师尊多年来的谆谆教诲。”

          “云阳啊,这漫漫修士一途,修的就是本心,炼的就是意志。”

          这个?姜震苍的脸色微微一滞,这话他讲过吗?

          好吧好吧,他这辈子徒弟收了不少,讲过的话也多了去,就权当自己讲过吧。至少,云阳的态度还是让他多少有些欣慰的。

          “你呀,就是心态绷不住,容易为了些小事儿钻牛角尖。当初也不知为了何事,跑去陇左学宫了?”姜震苍微皱眉道,“罢了罢了,不管如何,你也总算苦尽甘来,踏足神通境了。”

          对于此事,姜震苍也是颇为欣慰的。他最早乃是太乙金阳一脉出身,成圣子后转修【凌云宝典】,自然是对这一脉非常关注。

          只是太乙金阳一脉命运多舛,先后有两代神通境峰主,牺牲在了域外战场上。

          尔后一代人中,太乙金阳一脉出了两位成色不错的弟子,姜震苍有意扶持这一脉,便将琅琊和云阳都收做弟子。

          只是琅琊修的主要是太乙金阳真法中的太乙庚金剑,以剑道入真法。而云阳的属性偏火系,因此主修太乙亟阳掌。

          在姜震苍看来,太乙金阳一脉是圣地九脉中最厉害的一脉,若是有一个血脉资质非常优秀的弟子,将庚金和亟阳融合起来,就能真正发挥出太乙金阳真法的战斗力。

          而且还能不断地完善太乙金阳真法,将其逐步推衍至宝典级别。

          当然,想要将神通真法推衍至凌虚宝典,那绝非是简单之事,需要一代一代的传承者不断接力推进,逐步逐步开凿出一条凌虚大道来。

          这个?

          姜震苍和云阳真人的对话,也是震惊到了在场主动年轻人们。万万不曾想到,两人竟然还有师徒的名分,彼此的性格差别,好似太大了些吧?

          尤其是公羊策,更是惊异不已,这个云阳前辈,竟然还是师叔?感觉师叔和自家师尊之间的反差好大,完全不是一路人的样子。

          “璃慈,还不快来拜见师祖。”云阳真人未免师尊纠结老鬼的称呼,赶忙转移话题。

          然后,王璃慈就屁颠屁颠地飞身而上,学着他师尊倒头就拜:“璃慈拜见师祖。”别看这丫头一副吃货娇憨的模样,可实际上是最拎得清形势的主。

          白捡一个凌虚大佬当师祖,这不是凭白扩大了靠山和人脉么?师尊他老人家说得对,玄武修士越往后混,就越是考验人脉。

          正所谓在家吃家族,出门吃朋友,乃是亘古不变的至理名言。

          “原来你就是璃慈?”姜震苍见璃慈的心态是略有复杂的,按照道理这是他的徒孙,可他姜圣主活了三千岁,徒子徒孙多了去。

          现在心心念念盘算的,就是让真正的衣钵传人王璎璇,成为凌云圣地的继承人,然后再为其铺平未来凌虚境中后期之路。

          只要计划顺利,两三千年后凌云圣地将彻底凌驾于阴煞宗之上,以一敌二甚至是可以以一敌三的高端战力下,仅凭南秦和西晋如何抵挡得住?

          若是在此期间,大乾再发展壮大一些,再加上以寒月仙朝牵制住赤月魔朝,保不齐就能将南秦西晋吞并掉。

          届时。

          大乾就至少能成为半步仙朝,而凌云圣地也将成为半步仙地。

          两三千年听起来很漫长,但是事关国运起伏,这区区两三千年又算得了什么?届时,距离大乾建国也就是万载而已。

          在姜震苍心中有大气魄的“宏伟计划”之下,他只能对挺顺眼的璃慈表示歉然了:“璃慈丫头啊,师祖最近手头紧,这一百万仙晶算作你见面礼,助你早日踏足神通之路。”

          百万仙晶不算是个小数目,但是比起姜震苍在王璎璇身上下的血本,就只是九牛一毛了。而未来,圣地九脉也都会一一成为工具人,只为王璎璇能成为凌虚中期甚至后期。

          王璃慈眼睛大亮,笑得就像是一朵花儿:“师祖您真是大好人,难怪师尊他私底下提起您时,总是夸您好话。”师尊说得对,人脉果然很重要。

          一旁的云阳真人暗道不妙,璃慈丫头这是要翻车啊。

          果不其然。

          姜震苍眼神一扫云阳:“丫头,你这话言过其实了。我徒儿云阳向来是个记仇的小性子,且当年是负气而走的。不暗中骂我处置不公,就算他有长进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师祖您有所不知,师尊他总是私底下长吁短叹,说是辜负了师尊的期望,愧对师尊的教诲。只不过,我也不知道您老人家就是我师祖……他从来不提您的名字。”王璃慈眨着眼睛说道,其实她总是听到师尊说师祖偏心,否则他早就是【金阳峰】的峰主了,当然,名字的确是没有提过。

          不过为了师尊和师祖的和睦,以及能牢牢抱住凌虚师祖的大腿,自然不能瞎说什么大实话。

          “好好好,没想到云阳这孩子在外磨砺了一番,懂事多了,没有辜负我一番谆谆教诲。”姜震苍老怀开慰的笑了起来,又是掏出了几大瓶丹药,给了云阳真人,“这里有五十枚炼神丹,算是祝贺你晋升神通境。你刚刚晋升,可每十天服用一枚炼神丹巩固境界。过两年境界稳定之后,就改为每一个月服用一枚,反正也没指望你冲神通中期……就不要浪费了。”

          云阳真人表情一滞,五十枚五品灵丹【炼神丹】,师尊您老要不要再偏心一些?这丹药也就千把仙晶一枚,加起来也就是五万仙晶,和璃慈的待遇那是有着天壤云泥之别!

          好气哟。

          师尊,这个一如既往偏心的仇,我云阳回头一定会记在小本本上,三十年,不,三十年有屁用,一晃眼就过了。应该是三千年河东,三千年河西……

          “你要不要?不要的话我去给琅琊了。”姜震苍很熟悉自家徒弟秉性,知道他小心眼的个性又发作了。

          “要要要。”云阳真人一把抢过炼神丹,要是便宜了琅琊,那就比杀了他还难受了。然后腆着笑脸说,“师尊,有没有灵元宝丹?”

          “你要元灵宝丹做什么?”姜震苍瞪眼。

          元灵宝丹可非寻常之物,每一枚都要一万仙晶。

          它的用途很广,即可作为神通境的凌虚种子高速修炼之用,也能作为凌虚境修士正常修炼的物资,还能成为贫穷凌虚境维持修为的消耗品。

          因此,元灵宝丹对姜震苍作用性也很大的。

          如今凌云圣地的青皇谷的【灵药园】中,早已经可阶段性种植出产部分【宝丹】的主药材,而九脉之一的玄丹阁阁主——元丹真人,正是大乾范围内的炼丹第一人,唯一一位可独立炼制六品宝丹,且成丹率还不低的炼丹师。

          外面流传的宝丹,有一部分就是元丹真人炼制的。其余,都是通过各种渠道从仙朝而来。

          “没吃过,就想尝尝味道。”云阳真人苦哈哈地说。

          “那就给你一枚,碰到小瓶颈时再吃。”姜震苍扣扣索索地掏出了一枚,絮叨着说,“像你这样资质的神通境,尝尝味道也就罢了。回头我要给你小师妹留点,她未来要冲凌虚境中后期的,资源缺的很……

          好你个师尊,好你个小师妹。

          这个仇,我云阳记下了。

          就在那师徒孙三人会面时,公羊策则是眼巴巴地望着,他也是徒孙啊,杵在这半天了您就没正眼瞅我?在以前,您不是指望着我接班的么?现在听说有了小师姑……

          “策儿也回来了?”姜震苍仿佛这才瞅见了公羊策,微微皱眉,“出门历练历练,增长下见闻也好。以后啊,少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。就在圣地内安心修炼,早点晋升神通境接琅琊的班,辅佐未来的圣主打理好圣地。”

          “轰!”

          霎时间,公羊策眼泪都快掉了下来,在以前说好了是接您的班,现在一下子变成接师尊的班了。这是从未来的少圣主,悄无声息的降到了未来的高级打工人啊。

          “是,师祖。”公羊策犹自不死心地问道,“对了,师祖,听说您收了一位小师姑?她老人家的资质肯定很好吧,莫非是大天骄甲等?”

          姜震苍不动声色地说:“资质是不差,不过没有大天骄甲等如此夸张,仅是乙等。”他可是活了三千年的老狐狸了,不到关键时刻,岂会随意亮底牌?

          乙等?

          公羊策的心,一下子又活泛燃烧了起来。师祖您没想到吧,我公羊策也是有奇遇的天命之子,这一次也晋升到了大天骄乙等血脉。

          他刚张嘴想要爆出自己最新的血脉情报时,话到嘴边又吞咽了回去。据他情报所知,王璃瑶也是大天骄乙等偏上。

          这一路过来,姜星渊替他暗中探查的情报下,发现王璃慈也是大天骄乙等。

          如今再加上小师姑也是大天骄乙等。

          好嘛。

          这一次圣子之争比上一次姜圣主当选时,难度大得多啊,师尊说过当年姜圣主也就是大天骄丙等拿到的圣子之位。

          既然大家都是大天骄乙等,那他公羊策的机会就来了,凭他的年龄优势,阅历优势,总体而言还是颇有赢面的,而且血脉资质并非就是唯一评判标准。

          他为此已经准备了很多很多年了,赢面当不小。

          当即,嘴角透露出了一丝苦笑:“恭喜师祖喜收爱徒。”

          姜震苍也是勉励了他几句,至于赏赐什么的,就直接给他忽略掉了。为了要培养出未来圣地的大佬,该省的都得省下来。

          随后,天河真人和一众年轻人们,都纷纷上前拜见姜震苍。

          不过,姜震苍的主要注意力在王璃瑶身上,上下打量着璃瑶道:“璃瑶啊,最近有没有什么奇遇?你这修为,好似涨得有点快啊。”

          在他心目中,璃瑶是璎璇的主要对手,她沉稳有度,纵横能力十分强大,背后极有可能还有王守哲出谋划策,相对其他对手自然是胜算不小。

          倘若王璃瑶是他徒弟,那自然是没的说,怎么都要支持她当圣女。只可惜,被天河抢先了一步。

          不待璃瑶回答,天河真人挡在了璃瑶面前,拱手道:“姜圣主,我们天一真水一脉比较穷,瑶儿全靠着王氏的资源支援,修炼才比较快速。”

          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带瑶儿回我们【天水洞府】一趟,我那师侄天浪真人还在等着呢,告辞告辞。”然后,天河真人随后带着王璃瑶,迅速飞离现场,赶去了天一真水一脉的天水洞府。

          见得天河如此心虚的模样,姜震苍暗中皱眉,璃瑶的血脉多半已经不止大天骄乙等了,极有可能已经达成了甲等资质。

          至于说跨入绝世,那可能性就很低了。

          哪怕如今的王氏很有钱,加上天河那个护徒狂魔拼命赚钱养徒弟,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攒得起升绝世的资源。最重要的是,哪怕是攒够了钱,也没有门路去买到真正的八品仙丹。

          但即便不是绝世天骄,璃瑶也不是如此容易对付的,她的综合素质在争夺圣女之位是极为有利。

          罢了罢了。

          还是回去再好好培训一下璎璇,多增加一下她的胜算。

          这一番迎接,自然算是各自的一些小小试探。

          接下来,凌云圣地内部,开始起了一道道小小的风波。

          本来不愿回金阳峰,而客居在琉璃明王殿的云阳真人,在姜震苍表现出了强烈的“倾向后”,以及听到天河真人的小道消息后,终于忍不住开始合纵连横起来。

          为了这么多年的心血不至于白费,为了璃慈大丫头。云阳真人走遍了各峰各殿各脉,最终,他下定了决心去了金阳峰,见了琅琊真人。

          也不知道他与琅琊究竟谈了些什么,凌云圣地的各脉之主,开始联名“上表”,要求姜圣主提前展开圣子之争。

          圣子之争的时间并没有太过严格,只要在一定时间段内,众人齐聚之后随时都可以展开。

          这把姜震苍气得不轻,所有圣子之争的候选人中,唯有他的徒弟王璎璇最为年轻。若他可以再拖个数十年,让璎璇跑去仙宫再留学一段时间,把握就更大了。

          不过,姜震苍转念一想,提前开启也未必就是坏事。

          圣子之争,有圣子之争的特殊规则,并非简单地彼此单打独斗式的比武。

          毕竟每一次圣子之争时,总会有候选人因为年龄差距较大,在修为境界上有弱有强。单纯捉对厮杀来定胜负,自然不符合挑选优秀圣子/圣女的需求。

          姜震苍已经看得出来,那王守哲支持自己的女儿多过于孙女。若是多拖延数十年,凭那王守哲神出鬼没的手段,保不齐会将璃瑶晋升成绝世。

          璃瑶再优秀,那也不是他徒弟不是?

          趁着璎璇在血脉上有优势之时,启动圣子之争,也有不小的优势。血脉资质的等级,在最后的评判标准中占据了不小的比例。

          就在圣地内部纷纷扰扰间,推动着圣子之争的举办时。

          青皇谷,永春园中。

          在那花团锦簇凉亭内。

          王守哲和姚成超正在喝着茶,聊着天。一旁还有王宁晞,王璃慈作陪。

          “守哲家主。”姚成超似乎憋着一团火,“事情的前因后果便是如此,虽说这其中,的确有我们内部人员的错误在。可你的璃慈侄女,她,她……太过份,太欺负人了。你这一次,可得替我做主啊。”

          一提及此事,姚成超就忍不住鼻子一酸,有种眼泪止不住往下落的冲动。比起上次被隆昌大帝欺负的那次,更是委屈几分。

          而王璃慈,则是乖巧地坐在王守哲身旁,瞪着眼睛一副很是无辜的模样,那条小绿蛇从她袖口中探出半个脑袋,以审视般的眼神盯着王守哲。

          这就是璃慈大魔女一直最忌惮的大魔王四叔?

          呵呵,本祖龙就不信了,这个看起来长相“平平无奇”的人类,有什么资格比璃慈大魔女还凶?

          本祖龙倒要看看,

          “宁晞,你怎么说?”王守哲没有正面回答姚成超,而是淡然地喝着茶。

          王宁晞先是给在座几位都斟上了茶,随后正襟危坐,表情严肃地说:“根据我们王氏族学在律法上的学习和研究,姚公子和璃慈姑奶奶都涉及了利用绝对垄断的局面,进行大幅度涨价的行为。”

          “此行为从表面上看,并无违反大乾律法,因为你们双方都没有强买强卖。但实则这涉及到更深层次的道德与律法的探讨,例如一个玄武修士因为重伤需要治疗,周围数百里就你一个人,并且拥有一枚疗伤丹,你用这枚疗伤丹换取了他所有一切,这是我们王氏族学毕业考必考的一类题目。

          “而我们王氏内部普遍的价值观便是,赚取利益是合理的行为,但是无节制的贪婪会放纵内心的道德底线,也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周围的族人,并深远影响到家族长久的稳定与发展。”

          “姚公子如此对自家掌柜的行为不以为然,却对对方在自己身上作出同样的事情而愤怒。至少可证明两点,第一,姚公子的道德底线很低。第二,姚公子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。第三,至于姚氏是否族风如此,还有待进一步考察。”

          “我们族学律法课上常说一句话,法律是做人做事最低的底线,若是有人以没有违法而洋洋得意,此人恐怕不是个很好的伙伴。”

          “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我们王氏生出的农具价格又便宜又好。可以很轻松挤死独自作战的铁匠铺,然后等所有对手都死了,我们垄断了市场,就可以肆无忌惮提高价格。但是我们不会这么做,因为一旦形成无节制的贪婪习惯,会变成只受利益驱使的怪物。”

          “老祖爷爷,我的建议是,若是姚公子无法认知自己的问题所在,应当换一个合作伙伴。若是整个姚氏的族风如此,那就应当更换合作对象,以免未来把咱们王氏拖下水。”

          姚成超登时傻眼了,这个王宁晞还是毛头小子吧?这话怎么一套一套的?

          “成超兄,你们姚氏乃是以信守承诺为立足根本,否则我也不会与你们合作。”王守哲淡然地喝着茶说,“趁着这段空闲时间,你需要进修一下,至少拿个律法课和实习品德课的合格成绩后,再进行下一步合作。”

          姚成超好悬没晕厥过去,我就是来找你诉诉苦,拿个赢。

          守哲我错了,错了还不行么?

          我一把年纪了,真不想去上学啊。

          王璃慈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,四叔他老人家,比原来好像还要厉害了……

          完了完了,四叔他看向我了。

          “大丫头啊,你当年离家太早,在外面流浪了太久太久,还没接受过咱们家新族学的熏陶。从你欣喜的眼神中,四叔可以看出你对族学新内容和知识充满向往。”

          “四,四叔……”王璃慈霎时间涌现出了激动的泪花,小时候的记忆,一下子全部涌现上了她的心头。

          “莫激动,莫激动,四叔最懂你了。”王守哲悠哉悠哉地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大叠书本,慈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宁晞的毕业考成绩很不错,就让宁晞帮你们先好好补补课。”

          “是,老祖爷爷。”王宁晞满脸振奋,族学里下的苦功夫,总算有用武之地了。

          四叔,我谢谢你啊。

          王璃慈的眼泪,止不住的奔涌而出,家乡的滋味,四叔的风格,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铭记于心。

          而姚成超却是更苦,他就是来圣地凑个热闹,看看圣子之争,瞅见王守哲后,顺便诉个苦~~却不曾想,竟然要被逼着读书。

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67xs.com